专业离婚律师谈:为什么说律师调解在家事纠纷中大有可为?

闵明律师
2020-12-15


  随着我国现代化的发展,传统婚姻家庭关系和相关的道德伦理日益崩溃,各种家务纠纷的发生频率大幅增加,已经对维护社会稳定的重要传统婚姻家庭关系造成了巨大冲击。

  目前,我国初步建立了以家务诉讼程序为核心、以各种形式调解为重点的家务纠纷多元解决制度体系,但在家务纠纷的民间调解中,与其他非诉讼调解主体相比,律师调解的优势明显:作为法律领域的专家,律师提出正因为有这样明显的优势,律师的调停才备受关注。

  本质上,这种体制是律师及其工作室、调解中心作为第三者参加相关的调解活动,或参加各种组织成为调解人,帮助当事人根据友好协议处理纠纷的制度。严格意义上,律师调解不是根据其性质分类的调解形式,如商事、行政、人民和行业调解等,而是分类为从事调解的人员,如律师和专家调解等。

  对我国民间调解机制来说,其中的新方式是律师调解,有助于及时处理这种纠纷,有效地帮助当事人按照法治的要求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,实现正义。

  对于飞行员反映的上述问题,有必要在以下方面提高改革力。

  一、更新律师调解的理念。对许多律师来说,他们习惯扮演代理人的角色,由于经济利益方面的影响,不主张调解,持否定态度。对于这样的体制,律师没有强烈的认同感,一方面认为家务调整其实是比较低的活动,他们希望开展所有权转让、合并、诉讼代理等高端业务,但希望这个行业开展相关的法律业务

  二是完善其体制规范和组织建设。实践上,律协成立调解中心,律所在开展这项业务的过程中面临一些课题,而先导区域首先根据组织建立的要求,将该调解机构登记为社会组织,接受行政组织的指导。另外,后者对前者进行相应的管理和指导,与对人民调解组织的指导管理模式相同。

是完善资格认证训练及职业回避机制。律师调解作为一项新的律师业务,应该对相关律所及其律师的素质、专业性、管理能力和责任意识等提出更高的要求。因此,在《意见》中,“确立律师担任调停员的回避制度,担任调停员的律师不得担任同一事件的代理人。 律师接受委托代理时选择非诉讼方式推动建立解决争端的机制。 ”。

是提高律师调解与诉讼之间的协调力。必须健全支付令和调解协定之间的联系以及后者的司法确认程序。两者效力的判定是要求强制执行的重要依据,但现在必须尽快解决律师调解组织的主体资格问题。调解程序结束时,双方未达成和解的,根据当事人的许可,律师调解员可以书面形式,逐一记录调解中双方同意的事实,并让双方签字。

  五是建立多元化的保障体制。律师参与调解往往不是利益方面的考虑,而是具有公益性,但也应该考虑市场化方面的因素。